三月,是我们的节日—我很重要

  记得上初一的时候,一天上午,女教师对我们说:”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我们乖乖地坐着,从小到大,每年都要听到一次这样的开场白,下面的话不听也猜得出来:下午女教师都放假了,你们要自己复习功课……我们安安静静地等待意料中的下文,没想到老师说:”所有的女同学放假半天。”

  这是我第一次过三八妇女节,第一次被人庄重地当作女人。那一天,北京下着春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和对于女人最初的感受,从此在我记忆的天空中永远飘荡。

  好长时间不喜欢女人这个词,觉得它像绸缎一样柔软,仿佛一个阴晴未定的早晨,谁知道会不会出太阳!于是便穿夹克,留短短的头发。妈妈说:鞋穿得那么费比个男孩还要淘!虽说挨着骂,为了这后半句话,心里还很得意。后来,我当了兵,来到喜马拉雅山、冈底斯山、喀喇昆仑山三山交汇的一处博大的高原。连绵的冰川、无尽的雪峰,横亘在我青春的道路之上。我们是那里最初一批也是最后一批女兵,和男兵们一起爬冰卧雪,餐风宿露。假如不是每发六元钱津贴费时,要给我们加发七角五分的卫生费,我几乎以为自己已成功地成为一个男人了。

  终于愿意当个女人了,是因为有了我的儿子。他使我认识到了女性自身的伟大和勇敢。她承担了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精细最充满开创性的劳动–她制造新的人,包括女人也包括男人。生命的基因像一条缀着金锚的水兵飘带,是女性用自己的血凝为红宝石,以自己的眼泪和汗水化为珍珠,把智慧的密码绣在蔚蓝色的大海上,在波浪与白云之间飘扬。

  许多年过去了。我依旧爱穿夹克,它有那么多口袋,可以装许许多多杂乱的东西。我依旧爱留短短发式,因为它简洁而随意。但我不再歧视我的性别,不再去刻意模仿男人。我终于知道世界上有一些事情,是不能选择也不能改变的。造物主随手给了我们一张白纸你不可能再换一张。我们能做的事,就是在这张纸上,画美丽的画,写潇洒的字。

  于是,每年临近三月,心中便有了企盼,盼那个完完全全属于我们的节日。那个下午终于到了,和女伴们去看一场久已慕名的电影;和女同学一起追忆遥远的往事;到公园里静静地走,任凭略带寒意的春风,吹起丝绸披肩的一角;看野外暖气霭然的大地,浮动若隐若现的青翠……

  记得一个女人曾经在书上写道:三八妇女节若是能往后推几天,该多好!现在的日子太冷了,女人们穿着厚厚的冬衣,无法显示出身材的婀娜与美丽。

  可惜”三八”不单是一个充满鲜花的节日,它的源头是一场血与火的抗争。饥寒交迫的女人,是无暇顾及美丽的。她们用自己的热血,为后来的女人们,争取了包括美丽在内的许多权利。

  记得一位中年男子曾经悻悻地说:你们都有节日,惟独我没有。仔细想一想,好像也有道理:孩子们有儿童节,老人们有重阳节,青年人有”五四”……我说:你们也有节日,比如五一国际劳动节。他反驳说那是大家共有的节日,不算。我这才明白,节日就像一个国度,是有特定的领海和领空的。

  是的,成年的男子们没有单独属于他们的节日,而我们有,我在感到由衷的自豪的同时,又生出淡淡的悲哀,淡淡的苦涩。他们没有自己的节日,但他们是公认的强者。我们有属于自己的节日,但我们曾经是弱者,曾经地位卑下。那些需要格外保护的东西,除了因为珍贵,就是因为脆弱。节日在给予我们真理的同时,更给予我们责任。

  女人因此有更多的苦,更多的累,更多的血汗与悲凉的泪。女人因此有更多的责任,更多的勇气,更多的优美的歌与深切的爱……

  ”现在的女人,没有过去的女人能干喽!那时候,吃糠咽菜,一个女人要拉扯几个孩子……”妈妈徐缓地对我说,好像在念一首古老的歌谣。

  我望着母亲华丽的灰发,心中充满迷惘也充满不平。一代又一代女人组成生命的链条,每一个环节都熠熠闪光。我们要读许多的书,我们要做许多的事,我们要对这个世界讲许多话,我们将比我们的祖母姨母姑母要更忙更累也更快乐!

  做个女人,在春风里迎来自己的节日,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作者:毕淑敏   摘自:《我很重要》

戴胡子的女法老—我很重要

  法老是对古埃及国王的称呼,在埃及语中称作”佩罗”,现在的读音来自希伯来文的音译。它在象形文字中的意思”高大的房屋”,后来代指”王宫”,理由很简单,王宫是最高大的房屋。新王国第十八王朝时,国王图特莫斯将法老的意思来了一个变化,成了”居住在高大宫殿中的人”,于是”法老”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对国王的尊称。

  在埃及国立博物馆里可以看到一位法老的雕像,下巴颏上长着茂密的胡须,向前探出,好像一块洗袜子的小搓板,十分可笑。

  还没等我笑出来,导游说–这是一位女王,她戴着假胡须。

  一提到埃及的女王,我等游客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知道知道,原来这是埃及艳后克列奥帕特拉。

  导游正色道,克列奥帕特拉只是王后,而这是真正的法老,她叫哈特舍特谢晋,拥有无上权力的古埃及女王。

  女王和王后是有区别的。前者亲握权杖,而后者只是权杖的老婆。

  后来,在尼罗河对岸帝王谷众多的祭庙中,看到女王哈特舍特谢晋的神庙是那样的美丽独特,据说这也是全埃及最优美典雅的建筑了。在卡纳克神庙里有哈特舍特谢晋为自己矗立的方尖碑,高29米5米重达350吨。在上埃及的阿斯旺的花岗岩采石场,还有一块重达1000吨的未完成方尖碑躺在山坡上,据说也是哈特舍特谢晋为自己建造的,因为开凿中石头出了裂缝才半途而废了。

  反复听到这位女法老的名字,看到和她有关的遗迹和景色,就对她生出了好奇。查了资料,才知道哈特舍特谢晋在位期间是公元前1490年到1468年,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最强盛的经济。她不是傀儡,而是控制着埃及最高权杖的真正的法老。在她执政期间,对内不用严刑峻法维持了安定的秩序,对外不损一兵一卒获得了和平。

  但女人是不能成为法老的,尽管哈特舍特谢晋才能出众,也无法改变这一钢铁般的传统。她也颇动了些脑筋,先是在登上王位之前,命人为自己编撰传记,并雕刻在大方尖碑上,非说自己是太阳神的嫡亲女儿。为了让神圣感进一步加强,她还在方尖碑的顶部放置了很多金盘,用来反射太阳的光芒,以便向所有的人证明她的确是来路不凡。

  一不做二不休,女法老让她的建筑师把她刻画成一个有胡须的平胸战士形象。每当女法老在公共场合出现,必定是着男装并戴着假胡子,其实她有着柔和的面部,外带轮廓清秀的眉毛和大眼睛,是个十足的美女。

  王室的恩怨和历史的偏见遮盖着历史的天空,无论女法老的政绩怎样突出,但传统的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是不会容忍一位女性担任长老的,就算她杜撰出了自己是太阳神的女儿这样的神话也万万不行。

  结局在传说中是这样被描述的:哈特舍特谢晋刚刚驾崩,一伙军人就袭击了宫殿,把和她有关的一切都毁掉了。神庙中她的浮雕和塑像或者被砍掉了脑袋,或者被砸断了臂膀。她的墓穴被洗劫一空,神庙墙壁上的她的名字被刻意凿平,在整个埃及的官方记录里,和她有关的记载都被销毁了……

  哈特舍特谢晋执掌法老的权杖二十二年,古埃及的男人们希望她的这段历史不曾存在过。她的雕像在被焚烧之后再泼上凉水而变得残缺不全,至今还能看到烟火的痕迹。她的名字也被从方尖碑上涂掉,取而代之的是她的父亲、丈夫和继子的名字。

  但历史还是记住了这个曾经当过法老的佩戴假胡须的女人。在今天的埃及,在游客们眼中,最美丽的法老神庙是哈特舍特谢晋的达尔巴赫里神庙,最高的方尖碑是卡纳克神庙中赞叹哈特舍特谢晋的方尖碑。正如哈特舍特谢晋自己在碑上所写:”未来看到我的纪念碑并讨论我所作所为的人,切勿说一切不曾发生过,或许将它看作是我的自我吹嘘,而应当称颂她当之无愧,她的父亲也深感安慰。”

  埃及是非常值得一去的国度。你不去美国,不去日本,你还可以想象,而且你的想象基本上是符合实际的。但你若不去埃及,你想象不出那里的神秘。

  作者:毕淑敏   摘自:《我很重要》

关于金钱

有了钱,你可以买楼。

但不可以买到一个家。



有了钱,你可以买钟表。

但不可以买到时间。



有了钱,你可以买一张床。

但不可以买到充足的睡眠。



有了钱,你可以买书。

但不可以买到知识。



有了钱,你可以买到医疗服务。

但不可以买到健康。



有了钱,你可以买到地位。

但不可以买到尊重。



有了钱,你可以买血液。

但不可以买到生命。



有了钱,你可以买性。

但不可以买到爱。

A date which will live in infamy

Franklin D. Roosevelt: “A date which will live in infamy” 8 December 1941

———————————————————-

Yesterday, December 7, 1941 – a date which will live in infamy –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was suddenly and deliberately attacked by naval and air forces of the Empire of Japan.

The United States was at peace with that nation and, at the solicitation of Japan, was still in conversation with its Government and its Emperor looking toward the maintenance of peace in the Pacific. Indeed, one hour after Japanese air squadrons had commenced bombing in Oahu, the Japanese Ambassador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his colleague delivered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 a formal reply to a recent American message. While this reply stated that it seemed useless to continue the existing diplomatic negotiations, it contained no threat or hint of war or armed attack.

It will be recorded that the distance of Hawaii from Japan makes it obvious that the attack was deliberately planned many days or even weeks ago. During the intervening time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has deliberately sought to deceive the United States by false statements and expressions of hope for continued peace.

The attack yesterday on the Hawaiian Islands has caused severe damage to American naval and military forces. Very many American lives have been lost. In addition American ships have been reported torpedoed on the high seas between San Francisco and Honolulu.

Yesterday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also launched an attack against Malaya. Last night Japanese forces attacked Hong Kong. Last night Japanese forces attacked Guam. Last night Japanese forces attacked the Philippine Islands. Last night the Japanese attacked Wake Island. This morning the Japanese attacked Midway Island.

Japan has, therefore, undertaken a surprise offensive extending throughout the Pacific area. The facts of yesterday speak for themselves.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have already formed their opinions and well understand the implications to the very life and safety of our nation.

As Commander-in-Chief of the Army and Navy, I have directed that all measures be taken for our defense.

Always will we remember the character of the onslaught against us. No matter how long it may take us to overcome this premeditated invasion, the American people in their righteous might will win through to absolute victory.

I believe I interpret the will of the Congress and of the people when I assert that we will not only defend ourselves to the uttermost but will make very certain that this form of treachery shall never endanger us again.

Hostilities exist. There is no blinking at the fact that our people, our territory and our interests are in grave danger.

With confidence in our armed forces – with the unbounded determination of our people – we will gain the inevitable triumph – so help us God.

I ask that the Congress declare that since the unprovoked and dastardly attack by Japan on Sunday, December seventh, a state of war has existed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Japanese Empire.”

学习的三境界

自古以来,人们把求学成才的经历划分为三个过程,来激励自己或他人。其中最有影响的当推清代王国维引用三句古词来形容成大学问人的三种境界。第一种境界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种境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种境界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王国维归纳的三境界,第一境界为求学与立志之境,此为”知”之大境界。第二境界为”行”之境界,为实现远大理想而坚忍不拔。第三境界为”得”之境界,功到自然成。

继续阅读学习的三境界

给自己一片悬崖

一位原籍上海的中国留学生刚到澳大利亚的时候,为了寻找一份能够糊口的工作,他骑着一辆自行车沿着环澳公路走了数日,替人放羊、割草、收庄稼、洗碗……只要给一口饭吃,他就会暂且停下疲惫的脚步。一天,在唐人街一空餐馆打工的他,看见报纸上刊出了澳洲电讯公司的招聘启事。留学生担心自己英语地道,专业不对口,他就选择了线路监控员的职位去应聘。过五关斩六将,眼看他就要得到那年薪三万五的职位了,不想招聘主管却出人意料地问他:”你有车吗?你会开车吗?我们这份工作要时常外出,没有车寸步难行。”澳大利亚公民普遍拥有私家车,无车者寥若晨星,可这位留学生初来乍到还属无车族。为了争取这个极具诱惑力的工作,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有!会!……””4天后,开着你的车来上班。”主管说。

继续阅读给自己一片悬崖

活着,其实有很多方式

看见她自己带来的医疗转介单时,这位医师并没有太大的兴奋或注意,只是例行地安排应有的住院检查和固定会谈罢了。

会谈是固定时间的,每星期二的下午3点到3点50分。她走进医师的办公室,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还有高耸的书架分围起来的严肃和崇高,她几乎不敢稍多浏览,就羞怯地低下了头。

就像她的医疗记录上描述的:害羞、极端内向、交谈困难、有严重自闭倾向,怀疑有防卫掩饰的幻想或妄想。

虽然是低低垂下头了,还是可以看见稍胖的双颊还有明显的雀斑。这位新见面的医师开口了,问起她迁居以后是否适应困难。她摇摇低垂的头,麻雀一般细微的声音,简单地回答:没有。

继续阅读活着,其实有很多方式

美国媒体评出世界上十个最伟大的国家

据美国”思想之林”网站11日报道,人们的头脑里经常产生一些稀奇古怪的疑问,虽然乍听起来有些幼稚,但是这确实是一直在我们头脑中盘桓的问题:比如,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有哪些?因此,我们决定列一个标准出来,评出十个最伟大的国家。评选标准如下:

继续阅读美国媒体评出世界上十个最伟大的国家

莲花池神

有一位在森林里修行的人,非常的纯净,也非常的虔诚,每天只是在大树下思维,冥想,打坐。

一天,他打坐感到昏沉,就起身在林间散步,偶然走到一个莲花池畔,看到莲花正在盛开,十分的美丽。

修行人心里升起了一个念头:这么美的莲花,我如果摘一朵放在身边,闻着莲花的芬芳,精神一定会好得多呀!

于是,他弯下身来,在池边摘了一朵,正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一个低沉而巨大的声音说:“是谁?竟敢偷采我的莲花!”

修行人环顾四周,什么也看不到,只好对着虚空问说:“你是谁?怎么说莲花是你的呢?”

继续阅读莲花池神

每一天都去播种

朋友,当我看你的信的时候,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早上。我仿佛听到你在远处悠长的叹息。我认识很多这样的女人,青春已永远驶离她们的驿站,只把白帆悬挂在她们肩头。在辛劳了一辈子之后,突然发现整个世界已不再需要自己。她们堕入空前的大失落,甚至怀疑自己生存的意义。

女人,你究竟为谁生活?

继续阅读每一天都去播种

10个办法让你更上镜

站在镜头前,虽然不是明星,你也可以拍出明星相。以下10个办法,可以让你更上镜哟。

1、略集中眼神于镜头上方,稍往前移动你的脸,微让下巴向下倾。

2、将舌头置于牙齿后,然后微笑。这有助于放松你的脸。

3、手臂置于身体两侧,但不是像被胶水粘在那里一样。为了看起来自然,手臂与身体应该稍微有点距离。

继续阅读10个办法让你更上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