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落:找的只是一张脸

作者:韩松落

我的好朋友宋毅,在找女朋友时,完全无视自己的大龄身份,对对方相貌的要求极为苛刻。每每相亲归来,常常评价对方“有怪相”、“长桃花眼”、“像只狐狸”……

我们实在忍无可忍,一致指责他已陷于某种偏执之中,可他却说出一番道理:“不正常的外貌,实际上是一种生物性的隐喻。”

他说,一个人的相貌好坏,常常决定了一个人的际遇。那些相貌端正或者好看的孩子,总是能得到别人的赞赏、鼓励、原谅,成长的路途也较为通顺,因此日后成长为心底坦荡、无私善良的人的几率也比较大;而那些难看的孩子,总是会被忽视、谴责、责骂,人际关系、求学、求职中的曲折也比较多,难免会使心灵的某个部分被悄悄扭曲。这些际遇,反过来又会作用于其相貌气质,加重一个人相貌上的优势或者劣势。于是,我渐渐理解了他的想法。而且,结合我的人生经历,我认为,相貌不仅意味着一种先天的起点,更是一种后天的修炼,是一个人灵魂的微缩景区,是一个人全部经历的说明书。

王尔德小说《道连·格雷的画像》里的美貌少年道连·格雷,无意中,有一天拥有了一张神奇的画像。于是,他开始认为自己从此可以肆意地放纵了。这下,所有熬过的夜,混沌的白天,经历过的污浊、酒色……都一一爬上了他真实的脸颊,庆幸的是,透过那张画像中的脸,道连·格雷却依然不老、干净而清爽。

但现实中,谁有那样的画像来遮挡那些脏、那些乱经历过的种种,一丝不苟,全记录在脸上;心里的虚荣、计较、势利,全一层层叠加累积,像钞票里的水印一般,稍微得点光就提示着你真正的心路历程。一样是从稚嫩、纯白的婴儿长大成人,有人五十岁眼神还是清澈如水,有人却风尘入骨,一片混浊……他们到底经历过了什么不必解释,不必分辩,全写在个人的脸上:焦黄黯淡的脸是为旧事辗转过的夜,下垂浮肿的眼睑是狂欢后醒来的下午,八字纹提示着无数次争夺与抢掠,眼神里的厌倦是欲望冷却后的灰烬……他们把自己的脸给摧毁了。

而建设一张脸,却极为艰难。打造一张脸,几乎囊括了一个人建设自己的全部要素。所以,古人才会说:“相由心生。”林肯才会说:“一个人过了四十岁,就要对自己的相貌负责。”是啊,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脸的美术指导,要勇于为自己的脸担负起全部事故责任——要养脸,先得养心。

也正因如此,宋毅对自己未来伴侣的相貌才怀有期待和苛责。我们举目四望、众里寻他千百度,找的只是一张脸。脸是叶子,是花,提示着那些看不见的部分——灵魂的景象,心的样貌。

《韩松落:找的只是一张脸》上有2条评论

  1. 相貌不仅意味着一种先天的起点,更是一种后天的修炼,是一个人灵魂的微缩景区,是一个人全部经历的说明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