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牛顿先生

作者:一路开花
来源:新青年

伟大与渺小

第一节物理课,歪鼻子老头毅然不顾众怒,拖堂整整五分钟。兴许是年纪大了,一个牛顿的力学定义他翻来覆去讲了十几次。

原本以为可以躲开他的魔掌,岂料,数学老师临时有事,把第二节课换给了歪鼻子老头。我差点没哭出来。我跟前排的苏小沫说,小沫,快给他一口唾沫。

苏小沫回过头来,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孩子,牛顿何许人也?那么伟大的力学理论你都不愿听?

歪鼻子老头又把上节课的理论重复了十几遍。我拍拍苏小沫的肩膀,欲哭无泪,聪明的小沫同学,你说牛顿的脑袋是不是被苹果砸晕了?要不,他怎么有事没事就搞些理论出来折磨我们?

苏小沫的一句话,让我胸口堵了半天:同志,这就是渺小与伟大的区别。

迫于无奈,为了打发时间,我只好硬着头皮向苏小沫借了卷卫生纸。只要歪鼻子老头一转身,我就立刻把事先准备好的尺子和浸满矿泉水的纸团取出来,啪啪几下,把它们全都送上教室的天花板。

就在歪脖子老头弯腰捡粉笔的一瞬间,我将这枚原子弹投向了惨白的天花板。

真要命!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秒间,那颗刚被发射上去的特大号的原子弹竟然从空而落。不偏不倚,恰好砸在喜怒无常的苏小沫脸上。

弥天大祸

苏小沫杀猪般的尖叫,把歪鼻子老头吓得纵身半空。

我敢说,我绝对是世界上第一个享有此种待遇的男生。歪鼻子老头暴跳如雷地把我拖到小卖部,搜光我身上所有的零花钱,全都用来买卷纸。他气急败坏地说,你不是很喜欢研究力学吗?那么,你就用自己的实验经费购买卷纸和矿泉水,然后用尺子把纸团全部射上天花板!

我向苏小沫借了一大笔实验经费:目的只是为了用纸团把教室的天花板铺满。歪鼻子老头果然阴险毒辣,他怕我请外援,竟找苏小沫来当监工。

第三天,我的任务完成了。我以为一切将会结束。谁知,歪鼻子老头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他说,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应该懂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因此,从今天开始,只要天花板上的纸团掉下一坨,我就得做十个俯卧撑。

周四物理课,刚打下课铃,天花板上的原子弹就如同瓢泼大雨一般降了下来。一数,不得了,两千多个俯卧撑。半小时后,我像只大蛤蟆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神童苏小沫

苏小沫绝对是个语言天才。就拿我欠钱不还这件事来说,苏小沫就给了我一大串自制英文。Bus,yes,girls,miss,school。按照苏式理论来说,这串英文,应该翻译成爸死,爷死,哥死,妹死,死光。

我说,苏小沫,咱就不能和平解决问题?这样吧,为了对你有所补偿,我可以考虑我俩签订一个不平等条约。

三个时辰之后,苏小沫硬逼着我签订了人生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苏李条约》。

其中一条,尤为过分,明摆着要我成为一个整天撒谎的坏人。苏小沫在条约中赫然写着,不论何时何地,李方都必须对苏方心存敬意,时时赞美。

有点喜欢你

赞美的话说得多了,有的时候会在心里产生一种极不正常的反射。以前,觉得苏小沫的眼睛太小,现在认为刚好;以前觉得苏小沫的嘴巴太大,现在却嫌它小如樱桃;以前觉得苏小沫的头发太长,现在竟宣扬那是青春的味道……

期末考试,苏小沫的物理成绩全班第一。有人给她取了个绰号,叫长发伽利略。

我说,伽利略同学,如果不嫌弃的话,咱们明天到冰果屋小聚一餐如何?苏小沫笑了,明亮的眼睛如同深秋里的晨阳。

苏小沫穿着大红连衣裙向我款款走来时,似乎整个世界都在跟着她的脚步微微震颤。

吃饭的时候,苏小沫一直凝视着我。我以为她有点喜欢我。岂料,她竟讪笑着说,哈哈,看来书上说得不错,冷读术的确有些厉害!

我闭上眼睛,深吸大口柠檬汁,浑浑噩噩地跟苏小沫说了一句,其实,我有点喜欢你。

苏小沫空前绝后的回答使我哀伤不已。她挤眉弄眼地说,哇,你和我真有默契,其实,我也喜欢我自己。

变窄的心

我和苏小沫陷入了一种彼此无法解开的僵局。虽然,她幽默地拒绝了我的表白,但却无法拒绝我喜欢她的心。

苏小沫开始和前排男生打得火热。记得她曾说过,前排男生是个如假包换的娘娘腔,柠檬头,豆腐脸,和他说一句话都能恶心三个月。她把这些忘得一干二净。

体育课上,肌肉男安排全班同学玩接力赛。我和前排娘娘腔分在一组。苏小沫为了给他加油,差点没把嗓子喊哑。

娘娘腔晃着额前那两缕头发气喘吁吁地朝我迎面奔来。我刚伸手准备接棒,娘娘腔就一脚踩在了我的大脚趾上。

我怒不可遏地挥出拳头,二话不说,冲着他的豆腐脸就是两个致命的组合拳,鲜血顺着他的鼻孔哗哗地往外涌。

苏小沫像疯了一样,一个箭步飞身过来,朝我的胸口就是狠狠两拳。她面目狰狞地看着我说,没想到你是个心胸狭窄的小人!

我笑了,拖着受伤的右脚,在球场上狂跑。微凉的风,转瞬便吹干了我流出的泪。

苏小沫,你知道的,我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我的心之所以变得这么窄,完全是因为住了一个你。

改变自己

苏小沫说,娘娘腔不管怎么样,也算是个成绩优异的好学分子,和他在一起,好歹能学点东西。你呢?你会什么?除了那些恼人的恶作剧,除了年年倒数,你还能做什么?

我真没想到,苏小沫,在你心里,我会是这般一文不值。

暑假,我破天荒地参加了高考集训。我把高一至高三的课本,当成武侠小说翻来覆去地读。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

我没有任何目的,也没有任何梦想。我一头栽进书的海洋里。没人知道,我之所以这样,不过是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向苏小沫证明:其实,我也可以很优秀。

亲爱的牛顿先生

大红榜单下来那天,很多人都哭了。唯独我,充满了复仇的快慰。我和苏小沫考进了同一所大学。而娘娘腔,终因临场发挥失利,沦落进三流院校的行列。

迎新晚会那天,室友硬拖着我去了。穿过晨读林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了苏小沫。她穿着浅蓝色的运动衫,远远地站在路灯下。为了避开她,我绕走小路,从她脚下的百花道穿行。

哎,傻瓜,你中计啦!到底还是被我骗到南京来了,哈哈!咱们的《苏李条约》还没到期呢!苏小沫站在昏黄的暖光中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直到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她的良苦用心,使我有些感动。

喂,我要跳了啊,接住我!苏小沫晃着双臂,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呵,亲爱的牛顿先生,如果可以,请你用力学公式帮算算,我此时的臂力到底能不能承受这位伽利略女孩的纵身一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